關鍵字:
 
危險廢物綜合處置能力如何加強
信息來源:   點擊數:1135   更新時間:2012-09-24

      危險廢物是指“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或者根據國家規定的危險廢物鑒別標準和鑒別方法認定的具有危險性的廢物”。其危險特性包括:腐蝕性、毒性、易燃性、反應性和感染性。
      長期以來,我國消耗高、污染重的粗放型發展模式產生了大量的危險廢物。根據第一次全國污染源普查結果,2007年,全國共產生危險廢物4573.69萬噸。危險廢物種類繁多、性質復雜。若處置方法不當,不僅對人類健康造成直接的危害,還會在土壤、水體、大氣等自然環境中遷移、滯留、轉化,污染人類賴以生存的環境。 
      危險廢物污染防治是我國環境保護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于1991年加入《控制危險廢物越境轉移及處置的巴塞爾公約》;1995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于2004年修訂)以專章對我國危險廢物重慶環保公司收運與處置做了法律性規定;先后公布的《中國21世紀議程》和《中國環境保護21世紀議程》把危險廢物的管理和處置列為重要內容;2001年發布的《危險廢物污染防治技術政策》(環發[2001]199號)確定2005年全國重點區域和城市的危險廢物要得到妥善貯存、有條件的實現安全處置,2010年重點區域和城市的危險廢物基本實現無害化處理處置,2015年所有城市的危險廢物基本實現無害化處置;2003年底,國務院批復實施《全國危險廢物和醫療廢物處置設施建設規劃》(以下簡稱《設施建設規劃》)。規劃任務之一是在全國范圍內建設31個綜合性危險廢物處置中心,實現到2005年全國危險廢物基本得到安全貯存和處置的目標;2011年《國務院關于加強環境保護重點工作的意見》(國發[2011]35號)要求深化重點領域污染綜合防治,加強工業固體廢物污染防治,強化危險廢物和醫療廢物管理。 
      據統計,按區域劃分,我國工業危險廢物產生量最大的是西部地區,占全國的56%。其次是東部和中部地區,分別占全國的34.5%和9.5%。而西部排放量占其產生量的0.17%,比例遠遠高于全國的平均水平。同時,其綜合利用率和處置率也較低。按省域劃分,全國危險廢物產生量排名前5位依次為遼寧省、河北省、甘肅省、山東省和云南省,西南地區的云南省、貴州省、四川省和重慶市均位列產生量占全國總產生量80%以上的13個省市之中。而全國危險廢物重慶環保公司排放量最大的依次是云南省、廣東省、遼寧省、山東省和四川省。無論是危險廢物產生量還是排放量,西南地區都是危險廢物污染防治的重點區域。因此,筆者將以西南地區為例,分析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存在的問題及對策。 
      防治現狀及特點 
      產業結構單一,排放量居高不下。西南地區傳統工業以采選礦、石化、冶煉等高耗能高污染行業為主,重慶環保公司這就勢必造成西南地區成為危險廢物產生和排放的重災區。危險廢物產生和排放在各地區分布的統計結果從側面反映了各地的工業生產狀況和經濟實力。西南地區工業危險廢物的利用處置水平較東部沿海發達地區相對落后,是加強危險廢物管理和提高集中處置水平的重點地區。 
      歷史累積欠賬多,處置能力異常薄弱。據環境保護部西南督查中心《西南地區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工作調研報告》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09年底,西南地區(不含西藏自治區)歷史堆存危險廢物3371.24萬噸,重點危險廢物產生單位(年產生量在100噸以上)每年新產生危險廢物246.54萬噸/年。而西南地區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單位共165家,經營總規模為178.12萬噸/年。這些危險廢物利用處置單位既無法完成對每年新產生危險廢物的處置,更無力消化歷史堆存的危險廢物。同時,這些處置單位絕大多數規模較小、技術含量低、生產工藝簡陋、環境效益差。
自身能力建設滯后,安全處置手段有限。由于西南地區僅有重慶長壽的危險廢物綜合處置場投入試運行,其余各省的綜合性危險廢物處置中心尚處于在建或未建狀態。而各省省內現有危險廢物經營單位以利用為主,處置種類單一、服務能力有限,導致無法利用的危險廢物無處可去,只能長期堆存,累積成為歷史問題,演化成惡性循環。由此可見,西南地區危險廢物綜合處置能力建設迫在眉睫。 
      能力建設現狀及問題 
      近年來國家不斷加大資金投入,出臺完善相關政策法規,加快推進綜合性危險廢物處置設施建設工作。按照《設施建設規劃》,西南地區將在重慶市長壽區、璧山縣,四川省成都市、攀枝花市,貴州省貴陽市,云南省昆明市、曲靖市、紅河州,西藏自治區拉薩市建設9個處置中心,占全國總數的29%。 
      據環境保護部通報,截至2010年底,全國已建成《設施建設規劃》內23個危險廢物集中處置項目,占規劃建設設施總數的74.2%。在未建成的8個中西南地區占6個,整體進度滯后。一些地區的危險廢物集中處置項目至今尚未投運,甚至尚未開工建設。 
      筆者認為,西南地區危險廢物綜合處置能力建設存在的問題主要表現為: 
      建設內容變動大,環評制度執行不到位。西南地區已建或在建的綜合性危險廢物處置中心在建設過程中存在環評制度執行不到位的問題,特別是未履行相關程序而擅自變更建設內容。 
      貯存處置不規范,未依法取得處置資質。部分已投入運行的綜合性危險廢物處置場未按照規范、標準進行處置,極易造成二次污染。按照《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管理辦法》規定,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應由環境保護部審批頒發。但一些處置場的經營許可證由當地環境保護局發放,并未經過環境保護部審批。 
      地方政府重視不夠,部門監管不到位。地方政府缺乏科學有效引導,最為突出的是選址難的問題始終得不到有效解決。一些地區危險廢物處置項目原選定的場址現已另作它用,新場址遲遲不能確定。地方監管部門特別是基層環保部門危險廢物污染防治意識薄弱,監管人員嚴重不足,素質不高、手段不夠、執法不嚴,既表現在對處置中心的監管不到位,導致處置中心運營單位隨意處置;又表現在對產廢單位的監管不到位,導致危險廢物綜合性處置中心的建設似乎不是那么迫在眉睫。
管理機構不健全,專業隊伍未形成。西南各省(區、市)固體廢物管理中心是本省省內唯一固體廢物管理機構。基層環保部門大多未成立專門的固體廢物管理機構,固體廢物管理人員嚴重短缺,技術力量明顯薄弱,對危險廢物的監管力度不夠。運營單位技術水平不高,環境意識不強。西南地區處置中心的運營單位多為第一次從事危險廢物綜合性處置工作,尚處于摸索階段。加之過分考慮經濟效益,為節約成本,不按規范操作,導致集中處置變成了集中污染。 
      能力建設對策及建議 
      筆者認為,要提高西南地區危險廢物綜合處置能力建設,要做到以下方面: 
      一,提高認識,加快危險廢物處置中心建設進度。綜合性危險廢物處置中心以國家投資為主,是落實危險廢物行政代執行制度的重要場所。2011年3月,環境保護部和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聯合下發了《關于加快實施〈全國危險廢物和醫療廢物處置設施建設規劃〉的通知》(環發〔2011〕22號),明確了每個工程項目的具體完成時限。加快建設綜合性危險廢物處置中心,是提高西南地區危險廢物處置率和處置水平的關鍵。建議各地倒排工期,按時保質完成工程建設任務。 
      二,加強監管,嚴格查處處置中心環境違法行為。各地應不斷加大對危險廢物處置中心建設、運行過程中所存在環境違法行為的查處力度,確保危險廢物真正得到安全處置。要對建設期間履行環評、“三同時”制度的情況開展全面檢查,按程序報批更變的建設內容,按要求建設污染防治設施。對運行期間危險廢物處置情況開展常態性檢查,對排污情況進行監測,使其處置完全符合規范、標準要求。 
      三,分期核發處置中心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環境保護部給予省級環保部門核發處置設施處置危險廢物單位試運行階段臨時許可證的權限,便于項目建成后及時投入試生產,待竣工環保驗收完成后再由環境保護部頒發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 
      四,適時出臺地方性法規,規范處置中心經營模式。西南地區各省可以借鑒東部沿海發達地區,如江蘇、浙江、廣東、福建等省(區)已出臺的固體廢物或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地方性法規,結合西南地區特點,進一步深化和完善現有的管理制度和措施,強化監督管理,加大執法力度,加強法律的震懾與強制作用。同時,西南各省應加強溝通和學習,相互交流危險廢物處置中心建設和運營過程中的經驗,取長補短,逐步形成適合自身發展的經營模式。 
      五,加強監管基礎能力建設,培養專業化管理隊伍。鑒于人們普遍對危險廢物認識不足,危險廢物管理人員素質較低的情況,建議對各級管理人員和工作人員進行不同層次的專業教育和培訓,使他們能適應工作要求,形成比較完善的專業化處置隊伍和監督管理體系,以圓滿完成危險廢物的管理、利用、處置等工作。 
      六,加強危廢收集、暫存、轉移的全過程管理。綜合性危險廢物處置中心建設是實現危險廢物資源化、減量化和無害化的最后一道防線。在此之前,從產生、收集、暫存到安全轉移至處置場是處置中心發揮作用的前提。這就要求必須加強危險廢物從搖籃到墳墓的系統管理,嚴格執行申報制度、轉移聯單制度。對任意排放危險廢物等環境違法行為予以嚴厲制裁,對于某些嚴重污染環境的行為,應依法追究違法者的刑事責任
 
 
您是第17208位訪問者!

版權所有?2010 重慶容智環保工程有限公司   渝ICP備11074368號 渝公網安備110108007976號   地址:重慶市渝北區東湖南路333號8幢1單元5-3郵編:400020
猫咖啡店赚钱